二分彩计划app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陆瑟林琴小说在线阅读

?#20154;眩?a href="/soft/60014.html" target="_blank">相?#21152;?#27969;传听风念旧人爱如星辰情似海不为?#34987;?#26131;素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废铁行者

时间:2019-08-20 09:12

评语:轻松愉快的轻小说

陆瑟林琴小说叫做《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这里有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小说在线阅读。陆瑟林琴小说主要讲述了:被迫留在南极和企鹅做了十二年朋友的陆瑟回到故乡报复仇人女儿林琴的故事。严峻的气候,师资力量差,加上让精神混乱的极昼极夜,在那样的鬼地方待了十二年,好不容易回来了,报复一下仇人的女儿有错吗?
小编推荐:
最强少年?#20301;?#37117;》《超级废少》《我的财神老爹

精彩节选:

陆瑟回到班级时是13:05,距离下午第一节课开始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包兴跟在陆瑟身后抱怨道:“按道理说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也不算少,但排队打饭就要花十几分钟,不想排队就只能吃没人要的黑暗料理……”

陆瑟点?#35828;?#22836;,“我算是领教了食堂的青椒炒肉,如果我逼着小佳吃着东西,她能咬舌自尽,对了——”

高二(1)班的教室里空空荡荡,只有1/4不到的座位上有人,林琴、林怜姐妹?#25925;?#37117;在。

“包兴,我听说林怜的厨艺非常NB,以后你看到教堂区有炊烟就过去骗?#20113;?#21917;吧,说是我让你去的就?#23567;!?

“好哇好哇!”包兴大喜,“我就说是替你去吃的!”

今天是高中部第一天正式上课,班里出现了很多新同学,免不了私底下勾勾搭搭,男女之间如此,同性也不例外。

只见慕容姣自来熟地斜倚在林琴的课桌上,姿态婀娜,很好地表现出了校服下的火爆身材。

“林琴,放眼整个青姿学园,就属咱们两家身价最高,你妹妹成天沉迷耶稣没法跟她交流,幸好你来上学了……”

林琴坐在座位上,表情冷淡仿佛对?#35762;?#23384;在。

“诶?你这么苗条,有?#35009;?#20943;肥秘诀吗?我听说晚上不睡觉会减肥,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林琴道,“不单会减肥,还会减寿呢。”

慕容姣碰了个软钉子,颇为气恼,两只眼睛的眼角吊得比平时更厉害了。

“喂,都是同学干嘛说话阴阳怪气的?林氏集团的规模是挺大,可是我们慕容家的安保集团也不小啊!我爸爸和六个叔叔经常出现在国际电影节的颁奖仪式上你知道吗?”

慕容安保集团的核心业务,是为名人、明星提供VIP高端特卫,足迹遍及全球,慕容七兄弟每人分管一块地理区域,每当受客户邀约参加颁奖晚会,?#24425;?#35841;离得近谁去。

由于安保集团算是“武?#23567;保?#24917;容这个复姓又容易让人想起?#30701;?#40857;八部?#20998;?#30340;姑苏慕容氏,所以?#30340;?#32463;常半开玩笑地说“我要雇个慕容世家的高手”。

慕容姣平日里高端客户见的多了,自然瞧不上所谓的平民百姓,按道理说泰龙也算家底殷实身体强?#24120;?#26465;件不算差,但在慕容家看来,泰龙根本就跟自己家里那些保镖一个?#33633;巍?

林琴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笑了出来。

“不就是葫芦娃保安公司吗?你们加油干,等干到?#30340;?#31532;一了,我就收购你们。”

“谁是葫芦娃保安公司啊!”慕容姣气得双手拍桌,“?#21069;病?#20445;、集、团!别以为你们林氏集团想收?#26680;?#23601;收?#26680; ?

“诶?所以不否认葫芦娃的事情咯?你妈妈是谁?穿山甲吗?”

慕容姣本以为只有林琴有资格当自己身份平等的“闺蜜?#20445;?#27809;想到林琴比林怜还难?#36234;?#27969;,想发作又摄于林氏集团的淫威,只得气哼哼地转身走掉了。

“哼,风水轮流转,总有你求到我头上的一天!”

看到这一幕的陆瑟陷入了?#20102;肌?

爱丽丝说林琴是腹黑?#26087;?#22899;,看来林琴果真是天生?#26087;?#27809;法控制,她这样处事,就算人长得漂亮家?#32769;?#36203;,在班级里人望也不会很高……有机可乘啊。

做回自己座位?#39277;?#26519;琴旁边的时候,陆瑟随口问了一句:“你不?#21069;?#21512;吗?慕容姣挺受男生?#38431;?#30340;,你不?#19981;叮俊?

林琴冷冷道:“我对肤浅的女人不?#34892;?#36259;,她这样的用来暖床都不配。”

这时泰龙大马金刀地从外面走了过来,对陆瑟说:“中午那个洗衣板找你,大概是要还学生证吧?”

当着林琴的面说出“洗衣板”这样的禁语,黑衣少女瞪了泰龙一眼,泰龙185的大个,?#27492;?#38388;感到头皮发麻。

陆瑟点?#35828;閫分?#26032;走到教室外面,果然看见安芷畏畏缩缩地站在走廊一侧,双手紧紧攥着陆瑟的学生证,指尖已经有些发白。

“没到一个小时就送过来了啊,?#37327;?#20102;。”

陆瑟阳光满面地夸奖对方。

其实安芷来得比这还要早,只是躲在消?#32769;?#21518;面不敢冒头,甚至陆瑟走进教室的时候都没有鼓起勇气喊一声,最后?#25925;?#27888;龙?#39277;?#30340;时候发现了她。

“不?#37327;唷?

这?#21069;?#33463;在陆瑟面前说出的第一个完整的词,然而却不是通过嘴巴,只见双麻花辫眼?#30340;?#20030;起自己的翻盖手机正面向外,事先用记事本程序打好了字。

“不?#37327;啵?#35874;谢你在食堂里帮我的忙。”

安芷使用的是目前比较少见的翻盖带实体键盘手机,优点是打字比加快,看来说?#21543;?#38899;太小的她会把手机当做笔?#33145;?#20855;使用。

陆瑟收起自己的学生证放回?#36947;錚?#31505;道:“食堂的事不提了,在?#38469;?#39302;你不是也帮过我的忙吗?总体来说?#25925;?#25105;欠你的人情,不如留个电话给我,有时间了我请你喝杯咖啡。”

安芷的?#24120;?#39039;时变得?#20154;?#30340;红框眼镜还红。

她双手快速打字之后,低着头单手将手机举起,那害羞劲儿仿佛在?#25925;?#22899;孩的不可告人之处。

“1390xxxxxxx,我在学校里经常把手机调成完全静音,如果偶?#24187;?#25509;到电话,请不要生气。”

“放心,我不是气量狭窄的人。”陆瑟扫了一眼便记住了号码,同时抛给害羞女孩一个微笑,“你有?#35009;?#38656;要?#37096;?#20197;来班级找我,?#19968;?#26377;点事,失陪了。”

来不?#25353;蜃指?#21035;,安芷低?#35828;?#22836;,那姿态彷如清晨的含露花苞。

回到教室以后,陆瑟故意把裤?#36947;?#30340;学生证又拿了出来,以示自己出去的确是拿学生证的,免得别人做其他猜想。

“你?#35009;?#26102;候跟大猩猩的关?#30340;?#20040;好了?”林琴说话的时候目光并没有看向陆瑟,“另外为?#35009;?#27809;有我的?#24066;?#23601;把学生证借人?”

陆瑟眉头高皱:“喂喂泰龙是壮了一些但也不至于说是猩猩吧?另外我的学生证我做主,凭?#35009;?#35201;经过你的?#24066;恚俊?

“因为你的身份读作男朋友写作奴隶。”

“别擅自决定!”

“对奴隶这个称谓感到抵触?”林琴的表情仿佛奴隶是一个很荣耀的字眼,“那么你来我这儿当管家也行,林氏集团的管家有许多不同的前缀称号,你可以选一个自己?#19981;?#30340;,?#28909;?#35828;旋风、铁血、红莲、钢、?#21644;貳?

?#24052;和?#26159;?#35009;?#39740;!”

“你不怕那个叫安芷的?#24425;?#25105;妹妹吗?”林琴突然换了话题。

“没错,”陆瑟的表情并不惊讶,“青姿学园里面年纪比你小的女生,的确有可能是林光政的私生女,但不能因噎废食。”

?#20843;?#20197;?#30340;?#35201;吃掉她?记得事后写一份食用报告给我。”林琴的眼光中?#20102;?#30528;嘲讽的笑意。

听到姐姐提起安芷这个名字,被禁止踏入1米距离的林怜在座位上说:“那位很好心的学妹吗?她中午的时候替陆瑟帮我打来了橙汁,橙汁很好喝,以后得专程再向她道谢才行!”

陆瑟不禁暗想:一杯3块钱左右的橙汁,值得如此劳动千金之躯吗?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的真·圣母属性,绝对以为你做作虚伪啊!

包兴这时不?#22987;拍?#22320;也凑了上来。

“怎么?这个学妹叫安芷是吗?我发现哈,女孩子的名字里如果有草字头,就会显得很秀气的样子,上学期生物课好像讲过?#21442;?#26377;花、苞、茎、叶,不如我有女儿的话就叫她包茎……”

一本正经说出这番话的包兴,遭到了陆瑟和林琴的共同鄙视。

“啊不对!呸呸呸我这个臭嘴!”包兴自己也醒过味来了。

然而神圣修女?#27492;?#25163;合十,带着天国一般的纯洁微笑,以及管风乐一般的和?#25104;?#32447;赞美道:“很不错的名字呀,希望包茎小公主能够茁壮成长,在神的光辉下收获满满的幸福……”

不,一个被SB?#30422;?#21462;名叫包茎的女孩,这辈子都别想成为公主了好吗?别说是神的光辉,就是神他妈的光辉也救不了她!幸福个鸟啊!受尽世人取笑的她说不定会对自己的脖子采取?#38750;?#25163;术呢!

午休期间没有再发生?#35009;?#37325;要的事,第六节课——也就是下午第一堂课,在14:05正式开始。

这堂是历史课,陆瑟翻出封面是爱因斯坦和孔子的历?#32321;?#20462;3,觉得孔子身后的司南(指南针雏形)距离孔子太近,看上去倒像?#24378;?#23376;发明了司南一样。

“前段日?#26377;?#38395;上不是说,韩国人发明了司南,也发明了孔子、爱因斯坦,耶稣还有释迦摩尼吗?”

历史老师是个长得很有沧桑感的瘦子,讲到百?#33402;?#40483;的时候,他很有腔调地念起《道德经?#26041;?#36873;: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

这句极富哲理性的话,忽然让陆瑟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糟糕!光顾着贿选班长的事情,中午忘了跟小佳通电话!小佳不会拍了一张果照还不够,继续在家里啪啪啪(快门声)下去吧!我可不想再看到那种瞎眼照了!

  •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截图1
  •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截图2
  •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38590;?#32593;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2

二分彩计划app